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703|回复: 0

你所不知道的宫崎骏

[复制链接]

696

主题

728

帖子

267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674

最佳新人

发表于 2018-11-14 11:5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宫崎骏看自己的新片《起风了》时哭了,对于这位72岁的日本动画宗师来说,这也是破天荒第一次。“或许因为觉得已做完所有想做的事,眼泪才流下来的吧。”

今年夏天上映的《起风了》讲述了日本航空之父、零式战斗机设计人堀越二郎的故事——制造美丽飞机的梦想,以及凄美的爱 情。

因涉及日本太平洋战争,《起风了》引起极大争议。不少中韩网友认为该片“美化了服务战争的人”,日本国内则有人认为这片有损日本形象,指责他“卖国”。

然而9月初,宫崎骏突然宣布退休,舆论焦点一下子从影片转移到他的身上。

过去三十多年,宫崎骏创作出龙猫、千寻、娜乌希卡……等无数经典动漫人物,成为可以抗衡迪斯尼的东方力量,改写了世界动画版图,他的退休意味着一个美好而伟大的动画时代的终结。

然而少有人知的是,这已是宫崎骏第七次说退休,他之前食言过六次。

1986年,因《天空之城》票房不振他向媒体暗示自己想引退。1992年,完成《红猪》后他表示:“该做的都做了,我的动画已完结。”1997年,创作《幽灵公主》时,身体抱恙的他说:“不如趁着大家对我还有些留恋时说再见。”2001年《千与千寻》上映后,他又讲“自己已不适合再做长篇动画”。2004年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完成后,宫崎骏认为自己“已丢失了制作动画的热情”。2008年《悬崖上的金鱼公主》还在制作阶段,他就说:“这将是我的长篇告别之作了。”

“宫崎骏是有发布退休宣言的独特癖好吧?”人们将信将疑了。

然而这次的架势是史无前例的——通过吉卜力工作室发表官方声明,还开了发布会,在9月6日的引退会上,宫崎骏一上台就说:“这次我是认真的。”他也吐槽了自己的出尔反尔:“我自身分裂严重,一边叫着要洗手不干,一边却又投入新的影片创作中。”

一直以来,他都是个巨大的矛盾混合物,体内居住着无数小怪兽。除了动画大神这一面,他还是:电影奴隶工作狂、零分爸爸、女性崇拜者、毒舌傲娇情绪帝。他的自画像是一头猪。

电影奴隶工作狂

引退声明说:“周六能够休息一直是我的梦想,今后将尝试周六给自己放假,只是不知能不能做到。”

在投入动画工作的五十年里,宫崎骏没有周末的概念。他对放假的理解就是:午睡一会儿。直到五十岁,因身体原因,他才开始偶尔一周单休个星期日。

他自称电影的奴隶,曾撰文剖白心迹:“如果想要制作人性化的动画,我们必须接受自己得以非人道的方式生活,于是我最终变成了一个工作狂。”

生活中,他很少看电影,不看电视,也不上网,唯一的娱乐是散步。动画制作如果遇到瓶颈,他的解压方式是闭关。他的动画从来没有剧本,每次都是边想边画。这种创作方式也给了他巨大压力。每次创作新故事时,他都会患上神经性胃炎。

为了让作品保持他心目中的灵性,他一直坚持手绘制作,并且对画面精度要求极高。为了完成《悬崖上的金鱼公主》开头那个一只水母从海里浮上来的12秒镜头,他足足用了1613幅原画画稿。这种制作方法无疑费时耗力又劳神花钱。而他说:“不是自己喜欢,而是命中注定只能这么做。”

对他而言,动画的价值超越一切。问题是,他不仅这么要求自己,还如此要求同事。

2011年3月11日,日本大地震。当时《虞美人盛开的山坡》首映在即,吉卜力工作室正赶制后期。为防止余震引发混乱,和他一起创立吉卜力工作室的制片人铃木敏夫决定给画师放假。宫崎骏知道后怒吼:“谁说的会混乱啊?放假了才混乱呢!首映日不能变,所以更要拼命才是!你们正在做的是电影!就是在这种时候才要创造神话!哪怕有点余震也得画!”同事们陷入集体沉默。工作室取消放假,大家继续上班。最终片子奇迹般准时首映。

在首映发布会上,宫崎骏说:“在困难时期,更要为人们创作出更好的电影。”老爷子眼圈红红的,明显是哭过。

驱使他如此拼命的是内心一股挥之不去的压力。他曾面对NHK的镜头说:“我认为只有娱乐别人,自己才有存在价值。”他思考过这种想法的来由,是幼时形成的某种心理在作祟,但具体是什么则不想探究。

回望大师的童年,伏线隐约能见:宫崎骏的母亲在他六岁时因病卧床不起。有一次,还是小男孩的宫崎骏求母亲抱他,但母亲在床上连翻身都困难,只能含泪拒绝他的请求。为了让母亲开心,他在成长过程中一直强迫自己做乖孩子。

零分爸爸

在儿子宫崎吾郎眼里,宫崎骏虽然是一百分动画导演,却是个零分爸爸。

吾郎接受《纽约客》采访时回忆,小时候父亲每天早上八点出门,凌晨两点归家,小吾郎每天清晨起床后都会去宫崎骏房间门口看一下熟睡中的爸爸,好让自己有种“爸爸在家”的安心感。

他还像强迫症一样搜集阅读所有和宫崎骏有关的资料。长大后的吾郎笑言自己当时应该能排宫崎骏研究者NO.1。

宫崎骏对媒体回忆童年时曾说:“我父母在我童年时几乎没有关心过我,为此我的童年是在孤独中度过的。”而他与儿子的关系,几乎就是他与自己父母关系的翻版。

因为缺少父亲陪伴,小吾郎只能在父亲创作的动画上找心灵寄托,无形中内心深植了做动画的梦想。在30多岁时,吾郎走上了动画导演的道路。

对儿子的职业选择,宫崎骏异常激烈地反对。他觉得做动画太辛苦,不希望儿子重蹈自己覆辙。

对儿子的动画作品,宫崎骏评价起来毫不留情。在吾郎做导演的首部动画《地海战记》首映会上,宫崎骏中途于众目睽睽中起身离场,还对媒体吐槽:“在里面好像坐了有3小时之 久。”而在吾郎执导第二部作品《虞美人盛开的山坡》时,身为此片编剧的宫崎骏指着吾郎画的图说:“这种没有灵魂的画,画再多也没 用。”

不过在吾郎创作遇到瓶颈时,他还是送去了一张自己画的女主角印象图。正是这张图帮吾郎解决了女主角形象定位的难题。《虞美人盛开的山坡》首映会后,NHK记者曾问宫崎骏的感想,老爷子说:“他(指吾郎)要稍微给我点压力呀。”

听了这话的宫崎吾郎则笑着回应:“臭老爹,有本事别死呀。”

毒舌傲娇情绪帝

对待亲儿子都如此,对别人就更不消说了,这个胡子白花花、系着围裙的老头脾气可不像他长相那样和蔼,毒舌傲娇这类词才更适合他。

他说:“我希望自己能笑脸对人,但很多时候都压抑不住,好像体内有另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宫崎骏。”

早在哔~,宫崎骏就做过一件让当时动漫界大骇的事。那年被尊为“日本漫画之神”的手冢治虫去世,日本动漫业内都在哀悼惋惜,而他却写了一篇“鞭尸范儿”的悼文:“大家都一个劲儿地在哀悼他吧。我可不想跟你们一个鼻孔出气……我不喜欢他制作的东西——岂止不喜欢,我觉得那都是非正常的!”文中他严厉指责了手冢以极低经费粗制滥造动画片的行为。

对于近年来日本年轻人流行用iPad一事,他老人家也有话说:“电车上玩iPad的人像在自慰,令人恶心。”

每次开始新片制作,他的脸都会越来越臭。“那是他面对新挑战紧张的缘故啦。”老搭档铃木敏夫倒是很理解。

铃木早就习惯了他的情绪波动,甚至总结出一套应对方法。“就像对小孩子那样,你想让他往东就让他往西,因为他一定会跟你对着干。”有次,宫崎骏工作不顺居然提出要解散吉卜力,还好铃木出马摆平。

不过情绪化的宫崎骏也有过“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”的三 年。

1979年,他因首次执导《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》剧场版票房惨败而被业界唱衰。他写了大量动画脚本都无人采纳。这些被拒策划中就有后来大获成功的《龙猫》的原型。

那时他挺淡定,别人说他的故事不行,他就原样收回放好,心想:“没准以后还有用武之地。”

回忆那段低谷期,宫崎骏说:“一部片子没被采用,这不算什么,每次都为此而大喜大悲,才是失败。”他说,自己“不把命运委与他人之手”。

正是这份傲娇支撑他走出了瓶颈,有了后来一炮走红的《风之谷》,宫崎骏动画时代也由此开启。

女性崇拜者

宫崎骏绝大多数的动画,主角都是女性,她们坚强善良,勇敢温暖,常常以最终拯救者的面目出现。

《风之谷》里公主娜乌希卡能和万物沟通、会御风飞行、为保护自己的子民不惜牺牲生 命。《千与千寻》里10岁的小女孩千寻历经考验,最后打破汤婆婆的魔咒,让变成猪的父母恢复人形,还拯救了朋友无面人和恋人白 龙。

gsf20190329094100.jpg



024f78f0f736afc340e8b925bf19ebc4b645128d.jpg


和这些明亮夺目的女性角色相比,男性角色则稍显平淡。

有记者问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用女孩做主角,他答:“每当情节里同时出现男孩和女孩时,我总觉得女孩更英勇。一个男孩大步走路,我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;一个女孩走得气宇轩昂,我会觉得好帅啊!”

在他眼里,只有女性才拥有在现实和奇幻世界里穿梭的能力。如果男性拥有这种能力的话,他总觉得有点怪。

他是个女性崇拜者。“再过十年,我可能就把这点直接说出来了”。

高中时看动画《白蛇传》,他把白娘子当成了梦中情人,“得很惭愧地承认,我从此爱上了女性英雄主义的动画”。

在他亲自设计的吉卜力工作室里,一个小细节也能看出他的女性主义:女卫生间面积比男卫生间大一倍。

身体里住着一群小怪兽

据说,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头小怪兽;对宫崎骏来说,他心里的怪兽可不止一头,应该是一群才对。

在他的动画世界,你会遇见像黑绒球一样的灰尘精灵,睡在一朵水母里的金鱼公主、月夜站在树梢吹曲子的龙猫、掌控万物生死的麒麟兽……

这些小怪兽都从他头脑里跳到屏幕上和大家见过面,而更多的小怪兽其实还住在他身体里等待露面机会。

他曾说如果把自己内在完全敞开的话,整个日本社会都会惊呆。

NHK的摄影师曾问他怎么看待他动画里的角色。“当然都是真的啊!”他脸上挂着一副“这还用问”的表情。

他相信世界上真有《悬崖上的金鱼公主》里那道悬崖,并且悬崖上就住着小男孩宗介一家,他甚至能看到他们站在悬崖上的身影。

他还相信剧中人会长大变老:1988年创作的《龙猫》里的小月和小梅两姐妹现在已是大人了。

因为体内的这些怪兽,他日常生活中有许多奇怪之举。

他每天早上十点打开办公室的门后会对空屋子说:“早上好。”目睹这诡异一幕的NHK摄影师当时问他:“你在和谁打招呼?”他答:“跟屋里人,这屋里有人的,虽然我不知是谁,不过肯定有。”

他在工作前有个例行仪式就是把一条长椅抬到工作室门口,再放上“请随便坐”的小牌子。他说不这么做就无法工作。好笑的是,一旦椅子被他不喜欢的人坐了,他又会很纠结,只能每次在抬椅子时祈祷“那个谁今天不要来啊”。

他下班路上也有个习惯,就是数巴士,如果到了一定的数量,他就觉得当天工作做对了,数目不够就会很焦虑。

他的朋友去世了,即使在火葬场亲见过对方骨灰,宫崎骏依然觉得那人还独自躺在病床上,并为此专门跑去医院陪着“那人”。因为怕医院自动门会夹到朋友,他就让门一直开着。

画画时,他对着工作台时而手舞足蹈时而怒气冲冲时而泪水盈睫更是常事,他的同事已经习惯了,知道他肯定又是被各种动画角色轮流“上身”。

“我是一头会飞的猪”

在宫崎骏动画里,猪的出镜率奇高:《幽灵公主》里有英勇无畏的猪神;《千与千寻》里小女孩的贪吃爸妈被魔法变成猪;《红猪》里的主角波鲁克干脆就是一头戴墨镜叼烟卷,能把飞艇开得出神入化的酷猪。

他喜欢用波鲁克自 比。

他的自画像常年是一头戴着眼镜、表情严肃、有时还围围裙的 猪。

《红猪》里的波鲁克本是名空军飞行员,他的生活矛盾重重:他爱的祖国意大利“一战”后开始法西斯化;他亲爱的战友都在战争中死去;他爱的女人吉娜是敌国人,还是自己死去朋友的妻子;他痛恨战争却又深爱战斗飞艇……

为了逃避这些人世矛盾,波鲁克把自己诅咒成了一头猪。

有人笑说,如果波鲁克恢复人脸,估计就是宫崎骏的样子。因为宫崎骏和波鲁克一样内心矛盾、格外厌世。

宫崎骏接受《纽约客》采访时承认自己骨子里是悲观主义者。当时是2005年,他半开玩笑:“我希望再活30年。我想看到东京沉没,NTV(日本电视公司)的电视塔成为孤岛,曼哈顿变成水下之城。我想看到人类人口急速下降,因为没人买楼,再也没有高楼出现。我对这一切感到兴奋。(因为)金钱和欲望,人世的一切都会崩溃,绿色野草将接管(世 界)。”

他还对人类命运下了个严肃判断:地球上的资源将只能支持挥霍无度的人类继续生存四五十 年。

和《红猪》里的波鲁克看着美好女孩菲欧会觉得“人类还有救”一样,虽然自己悲观厌世,但宫崎骏并不希望把这种情绪传染给孩子。他在动画里一直说的是“这世界值得我们活下去”。

波鲁克以飞行为生存意义,他说:“不会飞的猪,只是一只平凡的猪。”这其实也是宫崎骏的心声:不做动画的自己,只是一个普通的人。他多次说要退休又食言也与这种想法有 关。

即使是这一次,他如此郑重其事说“退休”,其实也只是停止制作动画长片而已。老爷子在发布会上就说,“退休”后想尝试的工作已堆积如山了,比如做义工推广动画,比如在吉卜力美术馆做展览。“我是还想再工作10年的,也有可能会更短,这取决于寿命。”

你看,他其实已经决定:生命不止,动画不休。

关注galaxixv,官方微信公众号。
GALAXIX UE4 讨论学习群 140439020
UE4精英学习群  12762592
UNITY学习群   194092348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